全天新浪1分彩计划欢迎您的到來!

<font id="hpxpf"><video id="hpxpf"><meter id="hpxpf"></meter></video></font>
<video id="hpxpf"><delect id="hpxpf"></delect></video><dl id="hpxpf"><delect id="hpxpf"><font id="hpxpf"></font></delect></dl>
<dl id="hpxpf"><output id="hpxpf"><delect id="hpxpf"></delect></output></dl>
<dl id="hpxpf"></dl>
<dl id="hpxpf"></dl>
<dl id="hpxpf"><output id="hpxpf"><delect id="hpxpf"></delect></output></dl><dl id="hpxpf"></dl>
<dl id="hpxpf"></dl>
<dl id="hpxpf"><output id="hpxpf"><font id="hpxpf"></font></output></dl>
<video id="hpxpf"><output id="hpxpf"></output></video>
<video id="hpxpf"></video><dl id="hpxpf"><output id="hpxpf"><font id="hpxpf"></font></output></dl><video id="hpxpf"></video>
<output id="hpxpf"><delect id="hpxpf"><meter id="hpxpf"></meter></delect></output>
<dl id="hpxpf"><output id="hpxpf"><font id="hpxpf"></font></output></dl>
<dl id="hpxpf"></dl>
<dl id="hpxpf"></dl>
<dl id="hpxpf"></dl>
<dl id="hpxpf"></dl><video id="hpxpf"></video><dl id="hpxpf"></dl><video id="hpxpf"><dl id="hpxpf"></dl></video><video id="hpxpf"></video><dl id="hpxpf"></dl><video id="hpxpf"><output id="hpxpf"><delect id="hpxpf"></delect></output></video><dl id="hpxpf"><output id="hpxpf"></output></dl>
<dl id="hpxpf"><output id="hpxpf"><delect id="hpxpf"></delect></output></dl>
獲得 Adobe Flash Player
網站首頁本會介紹佛事新聞云浮寺院本會制度政策法規弘揚佛法佛學問答
中國佛教禪宗發祥地……云浮歡迎您!
點擊排行
編輯推薦
 
當前位置:云浮市佛教協會 >> 弘揚佛法 >> 文章正文

京師人文宗教講堂佛學系列講座(九)

2013年07月12日 本站原創
點擊數:    【字體: 】   收藏 打印文章
 

 題目:弘揚六祖文化 成就幸福人生

時間:2013年4月13日(周六)上午9:00-11:30
地點:北京師范大學后主樓新圖書館三層學術報告廳
主講: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湖北省佛教協會會長
             湖北省黃石市東方山弘化禪寺方丈正慈法師
 
主持人:各位老師、各位同學、各位朋友!歡迎大家光臨京師人文宗教講堂。今天是佛學系列講座的第九講,我們非常榮幸地邀請到了正慈法師來給大家做開示。
正慈法師現任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湖北省佛教協會會長、湖北省黃石市東方山弘化禪寺方丈。法師曾經是中國省一級佛教協會最年輕的會長,是中國佛學院1980年恢復以來最早培養的19名碩士研究生之一。1997年碩士畢業后,法師承接東方山弘化禪寺衣缽,升座方丈,為該寺第七十三代傳人。當時有人說法師是“抱著電腦上山,揣著文憑升座”。這些年,法師一直試圖以文化為切入點來踐行人間佛教,在這過程中出版有《茶禪的味道》、《出家人的樣子》和《心安住的地方》、《禪就是這樣》、《慈悲的溫暖》五本文集,發表國內外論文多篇。因此,在佛教界,法師也被稱為“學者和尚”。
今天法師為我們主講“弘揚六祖文化成就幸福人生”?!读鎵洝肥嵌U宗最重要的經典,法師將從《壇經》開始給大家做開示。同時,我也在想,佛教從傳入之初到現在,在不同的時代對于社會產生的不同影響體現著宗教的現代性一面。因此,特別期待法師的講座。下面有請法師!
 
正慈法師:今天來到北京師范大學跟大家一起交流佛學,這是我一直以來的想法。一方面我希望佛教能夠慢慢地走進高校,被大家理解;另外一方面,作為出家人,我希望中國的佛教文化能夠發揚光大。
六祖惠能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當今社會應該從這一文化寶庫中獲取經驗和智慧。濮存昕曾經寫過一本書叫《我知道光在哪里》,他說,今天的人們可能得到了很多,但同時內心深處也失去了很多。文化就好比是久違的朋友,許多年不見,突然有一天遇見時,那種幸福的感覺溢于言表。
佛教中,《六祖壇經》的典籍非常豐厚,自六祖惠能和《壇經》之后,中國人對禪宗文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東南亞,乃至在西方,禪宗文化也越來越被人們所接受。在當代,用禪來闡釋人生和社會、指導人的思想,甚至用禪式思維來管理企業,也日益成為現代國人接受佛教文化的方式。
六祖惠能最初是一位砍柴之人,因為一次偶遇,他對古老、艱深的佛法突然發生了興趣。五祖當時在黃梅有1000多名弟子,但卻出乎意料地把衣缽傳給惠能,這么一個名不經傳的居士,并且成為了佛教界的祖師,地位之高,無以復加,足見六祖惠能天資聰慧,佛緣天生。那么,對于發生在1000多年前的真實故事,現代人是如何看待呢?又是什么力量促使惠能得以承接五祖衣缽呢?另外,宗教是伴隨著人性與生俱來的,還是僅僅是因為人們出于對神或大自然的敬畏和無知而產生的?顯然答案沒有這么簡單。我們今天來談《六祖壇經》,其實就是給自己找到一個歸宿,讓我們生活得更幸福。
兩千五百多年前,在世界四大文明發源地之一的印度,在古老的恒河邊,佛陀在菩提樹下說法,開示我們如何獲得覺悟,走向幸福。菩提樹本名畢缽羅樹,佛覺悟后被稱作“菩提樹”,“菩提”即智慧的意思。佛代表覺者、智者,他不是神。佛陀實際上是開示我們如何讓自己獲得智慧、如何自我反省和覺醒的智者、慧者。佛法是讓我們的生活獲得美滿和幸福的教育的思想和學說。
千年之后,我們現在一起在這里聆聽佛法,這便是一種佛緣。
東漢時,佛法傳到中國,覺悟的方法也一脈相傳。禪宗作為佛教的一個支派,真正興起于唐末。自西天二十八祖菩提達摩東渡來華,禪宗五傳至弘忍。五祖弘忍時,其下再分“南能北秀”——“南能”惠能大師,“北秀”神秀大師。“南宗”主張“直指人心,頓悟成佛”;“北宗”則重視“息妄修心”,強調“漸修漸悟”。南宗禪以《金剛經》印心,北宗禪以《楞伽經》印心。六祖惠能大師是南宗頓教的開山祖師。由于六祖惠能的化世,一花五葉的弘傳,使佛法多姿多彩地在中國普遍流傳而發揚光大起來,禪宗成為中國佛教第一大宗,在唐末和宋元明清獨領風騷。
《六祖壇經》是惠能大師的開示錄,由弟子法海等人輯錄,被譽為“研究中華文化的必讀之書”,也是唯一一部在中國佛門論著中被稱為“經”的典籍?!秹洝穬热葜敝溉诵?,倡導見性成佛。所謂“性”乃“自性”,是本來的東西。中國佛教經典分“經、律、論”三藏,其中“經”是佛親口所講;“律”是佛親自所制定,不能更改的;“論”是對佛典經義的論議解釋。
在歷史長河中,道安、惠能、太虛是中國佛教三個里程碑人物。其中,1700年前東晉的道安法師是佛教中國化的里程碑;1300年前唐代的惠能禪師是佛教大眾化的里程碑;近代的太虛大師強調“人間佛教”的理念,是佛教現代化的里程碑。
今天在湖北襄陽,習總書記家鄉的祠堂旁邊有一座廟,就是道安大師當年居住的地方。當年道安大師應習總書記的先人習鑿齒之約去襄陽。習鑿齒是東晉時期著名的文學和史學家,名揚四海。他見到道安時,向道安自我介紹說:“四海習鑿齒。”沒想到,道安回敬道:“彌天釋道安。”兩人的第一次對話禪意盎然。從此,“四海習鑿齒,彌天釋道安”被世人傳頌至今,成為佛教界千古名對。道安大師第一個提出了佛教中國化的理念。他認為,“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不依靠政府來發展佛教是不可能的。所以,1700年來,佛教走的就是這條道路。釋迦牟尼的“釋”,就是從道安大師開始統一使用的。“四姓出家,皆名為釋”,所以和尚不問姓,道士不問名。禪宗的興起、惠能的出現促進了中國佛教的大眾化。近代太虛大師,提出“人間佛教”的主張,明清之后,佛教漸有走向超度亡靈的趨勢,太虛大師適時提出人生佛教,強調佛教不能只超度亡靈而不關心社會生活?,F在佛教走進高校、走入社會就是很好地體現。這些獨具特色的祖師文化,反映出中國出家人對印度佛教的繼承與創新,創造了中國人完全讀得懂的中國佛教。
六祖惠能對佛法的大眾化的講解與弘傳,使佛教的思想真正走向民間,啟迪人們打開內心,獲得覺悟,找到幸福。六祖其人,《六祖壇經》其書,在中國佛教文化史上具有極其重要的地位。
現代人的內心有太多的設防、戒備,人們變得不快樂,自己的心靈被禁錮,不再去過多地關注自身及他人。我們只有反省自己,才能找回內心中的那一份感動。所以,人生就是一場靜悄悄的儲蓄,需要去呵護。有時幸福跟物質、外在的東西并不相關。
下面簡單介紹《六祖壇經》的四個方面:
1、一部唯一的中國佛經;
2、一位偉大的禪宗祖師;
3、一首得傳衣缽的禪偈;
4、一句殷重深切的付囑。
佛法應該扎根于世間,應該從生活中找到真諦。
一、中國唯一的一部佛經
《六祖壇經》是禪宗最早的一部語錄,六祖之后,禪師們普遍流行“語錄”傳世,其地位好比孔子的《論語》?!读鎵洝繁环Q為“經”,就好像有一個中國人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一樣,中國人寫的作品終于得到了世界承認。
星云大師稱贊《六祖壇經》“句句妙語天花,令人聽之心徹洞明”。
妙華法師說,“《六祖壇經》是禪宗的一部寶典,也是一部人生實用的經典。經中很多偈語都可以成為我們人生的指南,成為我們的座右銘,因此它是非?,F實的。”
佛學文化是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100多年來,我們把自己的文化弄丟了,中國人在精神上失去了方向感。我們要給國人時間,重建自己的文化,找回自信。在日本、韓國,很多人周末到寺廟去吃齋飯,跟僧人聊天,甚至靜坐。他們不一定皈依,但是從此與佛結緣。其實,我們的骨子里、血液里,早已經跟佛結下了緣。
西方著名禪學家瓦茨氏如此評價《六祖壇經》,認為它是“東方精神文學的最大杰作”。
在韓國,《六祖壇經》極為流行,影響深遠。唐宋元明清皆出版有各種版本,綿延至今。早在新羅時代就流傳唐代寶歷二年(775)的版本。書名是《曹溪山第六代祖師惠能大師說見性頓悟直了成佛決定無疑法、釋沙門法海集》。據說高麗朝曹溪宗的智訥(1158——1210)就是從《六祖壇經》與《大慧書》開悟的。
臺灣漫畫家蔡志忠認為,“六祖惠能的思想言行被弟子編成了《六祖壇經》一書,這是中國和尚縮寫,唯一被奉為經的偉大佛學著作?!秹洝肥且槐境鲎砸晃徽嫒说姆胃?,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活泉所噴出的泉水一樣清新入骨。”
二、一位偉大的禪宗祖師
六祖惠能(638-713),俗姓盧,唐代嶺南新州(今廣東新興縣)人。他24歲時即以居士身得傳祖師衣缽。歐洲將惠能列為“世界十大思想家”之一,與代表東方思想先哲的孔子和老子并稱為東方三圣人。
1956年,毛澤東曾對廣東省委領導人說:“你們廣東省有個惠能,你們知道嗎?……一個不識字的農民能夠提出高深的理論,創造出具有中國特色的佛教。”
陳寅恪稱贊六祖,“特提出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之旨,一掃僧徒繁瑣章句之學,摧陷廓清,發聾振聵,固我國佛教史上一大事也!”印度的唯識與中觀,一個講“空”,一個講“有”,繁瑣難懂,很難掌握,而禪宗化繁為簡,發聾振聵,成為了佛教史上一個新起點。
趙樸初居士認為,六祖是佛教南禪的實際創立者,對中國佛教的影響最大,現在流傳下來的佛教主要就是六祖的南宗禪。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酪崛A人)稱贊六祖惠能就是東方的基督。
第一位把禪宗思想傳播到西方的日本禪宗思想家鈴木大拙說,“在禪宗史中,惠能是獨步的,在不止一層意義上,把他認作是中國禪宗的初祖都完全恰當。他的教訓確實是革命性的。雖然他被描繪做一個未受教育的農家弟子,但在遠離唐代文化中心的嶺南地區,他確實是精神上的偉大教師,并且開啟了佛學的一個新領域,推翻了在他之前的一切傳統。”
禪宗打破了所有宗教的固定思維?;菽苷f“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禪宗可以懷疑、發問,這是所有宗教都忌諱的,但卻是中國人理解佛法的一種形式。
那么,六祖惠能是怎樣與佛結緣的?這有一個故事:
有一次,惠能賣完柴從店里出來,在門口看到有一個人誦《金剛經》,便問誦的是什么經,哪里才能得到這本經。這個人回答說,“我從蘄州黃梅東禪寺來。其寺是五祖忍大師在彼主化,門人一千有余……,大師常勸僧俗,但持《金剛經》,即見自性,直了成佛”。
黃梅這個地方禪宗文化非常興盛,在歷史上素有“蘄黃禪宗甲天下,佛教大事問黃梅”之稱。四祖、五祖都出自黃梅。五祖弘忍,七歲時,從四祖道信出家于蘄州黃梅雙峰山,年十三正式剃度為僧。他在道信門下,日間從事勞動,夜間靜坐習禪,農禪并重——禪宗更多的是依靠自我的力量。道信常以禪宗頓漸宗旨考驗他,他觸事解悟,盡得道信的禪法。永徽三年(651)道信付法傳衣給他。同年九月道信圓寂,由他繼承法席,后世稱他為禪宗五祖。因為四方來學的人日多,便在雙峰山的東面馮茂山另建道場,名東山寺。時稱他的禪學為“東山法門”或“黃梅禪”。
惠能聞說后就去黃梅求法。經過30多天跋涉,他來到黃梅,禮拜五祖。五祖問他,“汝何方人,欲求何物?”惠能回答他說,“弟子是嶺南新州百姓,遠來禮師,惟求作佛,不求余物。”五祖就跟他說,你是嶺南人,又是獦獠,又沒有受過教育,怎么能夠成佛呢?惠能當時就說,人雖有南北之分,獦獠與和尚雖不同,但是在佛性上都無差別。這一句見性的話,直指人心。
禪宗更多的是一種自利的力量,完全靠自我覺醒的方法,不依靠神的力量,其他的力量。其實修禪是很難的,不像我們看到的那么簡單。鈴木大拙講過,每一位灑脫的禪師背后都是一部血淚史。幾十年如一日的修行,才換回一點點的蕭然、灑脫和安祥。我們只看到了表面的,往往忽視了背后的付出。這正是當下我們社會要反省的一個問題。
禪宗告訴我們一種思想:師徒間要心心相印。
弘忍與惠能的師徒故事就像是傳奇小說,從最初的見面(唯求佛性,佛性豈有南北),到中間的密室三更傳法,最后到師徒道別,每一個情節都充滿著意味。
當年五祖在惠能勞動的地方敲了三下。三更時,惠能去五祖帳下請五祖開示,五祖就把衣缽傳給他。臨走時,惠能說了兩句話——“迷時師渡,悟時自渡”。也就是說要依靠自己去自省、自覺。禪宗告訴我們:不能依靠強大的外界來支撐自己;人生最大的敵人是自己而不是他人;我們是被自己而不是被別人打垮、慣壞。學佛就是做一個智者,做一個覺悟的人。
六祖能夠得到五祖的衣缽也因于神秀的一首偈語: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
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五祖弘忍老邁時,認為自己的法脈應該有人繼承,于是他就讓每人寫一首偈語。神秀當時是廟里的教授師,大家都希望他寫一首偈子送上去。神秀就寫了這首偈語。這首偈語指明了修身的關鍵。如何修身?就是我們這個假的身體要像菩提樹一樣長青,充滿智慧;生活要有質量、有幸福感;內心要有正氣,要像鏡子一樣閃閃發亮。萬物盡管不是我們生命的全部,而皆要為我所用;作為個人,不能顧此失彼、舍本求末,忽視自己的內心,透支身體。我們要打起精神,做到“時時勤拂拭”,讓它清清靜靜、明明亮亮,不要讓它沾滿塵埃和煩惱。因此,學習也好,做人也好,就是要專注、投入。
人生短短幾十年,很難做好每件事情,但是做好一件事情足矣。佛法可以幫助我們驅除內心的雜念、妄念,消除煩惱。所以佛教對人類最大的貢獻就是讓人類擁有了智慧,使人類懂得如何去珍惜、感恩,如何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最有意義的事情上去。
神秀將這首偈子寫在廊壁上,很快就被眾人傳送?;菽懿蛔R字,就讓別人念給他聽。然后他說他也有心得。因為印佛心印不是一個謙讓的事情,對法和真理的追求是不必謙虛的,所以他當仁不讓,讓別人替他也寫在廊壁上: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菩提哪有樹?明鏡哪兒有臺?現代人很累,往往糾結于一件事情,執著于一些東西。只有把私心、雜念驅除掉,內心才更有力量。但是驅除雜念,不能空洞地去說。佛法更要做功夫,而不是作秀。我們的內心就像講堂一樣,只有敞亮,才能容納下更多的人。我們要給自己留下足夠大的空間,“空”才能“有”,有容乃大。許多人擁有了財富之后,反而變得不快樂了,所以真正的富有是內心的富有。這么一首偈語改寫了中國佛教的歷史,也成就了神秀、惠能兩位大師。
五祖三更受法傳衣缽。有一日,惠能在舂米,五祖一個人去找惠能,見到惠能后,五祖問他:“米熟也未?”惠能說:“米熟久矣,猶欠篩在。”于是五祖以杖擊碓三下而去?;菽茴I會五祖的意思,三鼓入室。之后,五祖以袈裟遮圍,不令人見,為惠能說《金剛經》。至“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惠能言下大悟:一切萬法,不離自性。三更受法,人盡不知,便傳頓教及衣缽??梢?,惠能的根性非常利,禪宗非常注重根性,講究利根、上智、天資。我們都在講禪,但真正契入、領悟禪法非常難。“住”是執著。我們不應執著于一點,畫地為牢、固步自封或者作繭自縛,而要像天上的行云、地上的流水一樣生其心;要像鏡子一樣,有來有去;要善待自心,“善自護念,廣度有情,流布將來,無令斷絕。”
禪宗惟以見性為重,這是禪宗的根本觀點。以下一個小故事足以證明。
河北的一個地方官問臨濟大師,你們寺廟的僧人看經書嗎?臨濟回答不看,長官又問坐禪嗎?臨濟回答不坐禪。官員感到很驚訝問,你們僧人既不看經書也不坐禪,那你們出家人到底做什么呢?臨濟回答說都去作佛。
這正是禪宗見性的體現,當然,并不是說不需要僧人看經坐禪,而是不執著于這些,不要住在色聲香味觸法里邊,會心處,當下即是。所以道由心悟,豈在坐焉?我們真正要學習實修,要從神秀大師去著手。從見性上來講,如果要大徹大悟,就要像慧能這樣,那就得印心。因此,一個人的學習就是要不斷地去學習,不能眼高手低。
惠能三更領得衣缽后,臨走之前,五祖對惠能叮囑了三句話:1、“汝去三年,吾方逝世”;2、“汝今好去,努力向南”;3、“不宜速說,佛法難起”?;菽芎髞韥淼搅瞬芟?,因為被惡人尋逐,于是在獵人隊伍中避難,長達15年。當時六祖惠能經常與獵人說佛法。獵人常令六祖守網,六祖每見生命,盡放之。每到吃飯時,盡管獵人常以菜寄煮肉鍋,六祖卻只吃肉邊菜。這15年是惠能人生的轉折點。后來惠能覺得“時當弘法,不可終避”。遂去了廣州法性寺,在寺里他碰到印宗法師講《涅槃經》,其間有兩位僧人正在為幡動還是風動議論不已?;菽芫驼f:“不是風動,不是幡動,仁者心動。”這時候大家聽了都佩服得五體投地。印宗大師請他上座,向惠能請教佛法,惠能回答得言簡理當、微言大義。印宗法師就問,聽說黃梅傳法給惠能,莫非就是你?惠能大師就承認了。印宗大師道,那就請求把衣缽拿出來給我們看看?;菽芫桶岩吕從昧顺鰜斫o大家看,得以確認。此后,印宗大師給他剃度,惠能才正式剃度出家。所以印宗大師是六祖惠能大師的剃度師。
反觀當今社會,物欲橫流,隨時隨地都有陷阱與誘惑,作為生活在這個世間的人,面對種種如許誘惑,如何能夠做到風幡動而心不動?我們就要時時照看好自己的念頭?!读鎵洝飞险f,走路是禪,坐也是禪,行、住、坐、臥體安然等等,都跟我們有關系。其實,修行來源于生活,需要從生活中去提煉。做同樣的事情,念頭不一樣,其結果就不一樣。有人說拜佛是搞迷信,其實在人求佛中,心態發生了變化,命運自然也就發生了變化,并非迷信。佛教很強調心,認為一切為心所造,正如風動、幡動還是心動的道理一樣,佛教亦是通過辯證思維來看待人生和社會。所以我們要活用佛法,而非把佛法看做一成不變的。我們不要被周圍事物所左右,否則不能開悟、覺醒。如果我們能轉化環境,便能成佛。因為每個人都有佛性,都能成佛。每個人都是未來佛,這是佛教給人的最大希望。
釋迦牟尼是先覺的眾生,我們是未覺的眾生,都是平等的,所謂“眾生平等”就是這個意思。兩千多年前釋迦牟尼提出的、我們今天為之努力的不就是一種尊重、尊嚴和平等么?所以對待自己要像禪師一樣,要有一種精神,對外在的事物要靜心,要有一種大我。個人就像一滴水,只有放到大海里才不會干涸。一個人的成就、快樂都是要跟大眾分享的,只有把自己融入到大眾當中,才會真正的幸福、快樂。因此佛教提倡清心寡欲、物我兩忘,提倡人要有覺悟,做到自覺、覺他和覺行圓滿。
什么是凡夫?凡夫是迷而不覺,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為什么這么做。脫離凡夫就要覺他,小乘佛教是自覺而非覺他。日本有一位著名的企業家說,我們只有發揚利他的精神,才能最終做到自覺、覺他,覺行圓滿。禪宗這些觀點無一不在告訴我們:無論身在何處,位居何職,都應該保持一顆平常心,要做到去留無意、寵辱不驚,不受威脅利誘,不為聲色所迷,面對一切誘惑,一顆如如不動之心,多一份坦然自若,少一分膽戰心驚。此所謂大智大勇。所以《心經》上告訴我們:真實不虛。
人怎樣才能做到去偽存真呢?每個人都帶著一副面具生活在世上,只有在面對自己的時候才素面朝天,學佛就是慢慢地把這層多余的面具去除掉,變成一個自然、真實的自我。所以惠能的出現,方使得禪宗一派自達摩禪師東渡傳道以來歷經數代成為中國佛教第一大宗,禪宗一脈,自此天下歸心。
有一點可以肯定,惠能大師最大的成就是培養了大批入室弟子。為禪宗發揚儲備了大批人才。近代三大高僧之一的虛云老和尚的《開示錄》里評價說,“自此傳至五祖,大開心燈,六祖下開悟四十三人;再由思師、讓祖至馬祖,出善知識八十三人,正法大興,國王大臣莫不尊敬,是以如來說法雖多,尤以宗下獨勝。”
禪宗從六祖之后,不傳衣缽,因為再傳衣缽,則有性命之憂。相傳當時五祖傳惠能衣缽后,便讓惠能偷偷走掉。有個出家前是將軍的僧人聽聞惠能得傳衣缽后,便去追他?;菽転榱硕惚?,就把衣缽放在石頭上,來者拿不動,就改口說我不是為衣缽而是為法而來。因此,衣缽再傳下去,就會很危險。鑒于此,惠能以心相傳,反而桃李滿天下。
千年來,禪宗法乳綿延不斷,這其中最大的功臣,首推惠能的弟子神會大師。神會大師定南宗是非,立頓悟宗旨,使六祖惠能和《壇經》長久以來被人傳誦、討論,可謂印證了“人能弘道,非道弘人”的至理名言,師以徒顯。所以,人才培養是惠能最大的貢獻之一?;菽芘囵B出四十三位大弟子、大禪師,人才輩出,自己卻是無師自通,被御封為“大鑒禪師”。
惠能在黃梅得到衣缽,在光孝寺剃度,在南華寺弘法,其圓寂后,肉身為金剛不壞之體,現存南華寺?,F身說法,不可思議。
三、一首得傳衣缽的禪偈
中國的問題是一個信仰的問題,中國人什么都不缺,就缺信仰??v觀一下,西方人有基督保佑,中東人有真主保佑,而中國人呢?誰來保佑?菩薩保佑。人總得有信仰?,F在很多人身體很健康、很體面,可是精神很頹廢。為什么?就是缺少精神的支撐,所以渡人不如渡心,人要返璞歸真。佛教講皈依,是講身體要有所歸,內心有所依靠。打一個不恰當的比喻,人生幾十年,好比水上的浮萍,沒有根。而有了信仰,就好比一顆大樹,樹大根深,可以讓人有依靠的地方,精神上找到活菩薩,有了傾訴對象。如果沒有信仰,去找誰呢?所以有信仰,有師父,精神就有了歸宿,心中就有了力量。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四句話很容易又讓我們迷失了。禪宗對中國佛教貢獻很大,也同時成就了很多不學無術的人,這些人拿這個來當借口。修行是要真正放下世間的東西,不僅要犧牲,還要奉獻,只有這樣才能脫離俗氣。當今社會已經進入到“樹欲靜而風不止”的年代,太功利,所以我們要像六祖惠能那樣,“菩提自性,本來清凈,但用此心,直了成佛”,這才是祖師的“真實意”。
我們的心不能想得太多,要厚積薄發,積累我們的福報、智慧。好多人不明白修行修什么,其實就是兩個字——“?;?rdquo;,即?;垭p修。有的人很富有,但是沒有智慧;有的人學問高深,但是做事不順。求福要去求,有求才必應,但是我們現在不敢求,其實有想法才有動力。人是活在希望之中的,有想法才能成功。韓國有位法頂法師,他有一本書叫《活在時間之外》,非常暢銷。他就說,人的精神要超越現實,超越世俗。但人真的很難快樂起來。世俗的東西都是相對的。既然我們能消受得起快樂,為什么就不能消受得起苦難呢?面對苦難,我們要欣然對待,這就是人生,這就是修行——做功夫。所以,“菩提自性,本自清凈”。
豐子愷先生的漫畫透露出孩子的童趣、童心和赤子之心,無論哪個年代看,也都是那么有味道。弘一法師的字也是一樣,像個小孩一樣。他們都很真實,沒有一點俗氣的東西。人也要這樣,做人要干干凈凈,內心要清清凈凈,看問題要空空凈凈,善用其心就能成佛。所以說,“正直舍方便,但說無上道”,這就是“何期自性,本自清凈;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眾生的本性原來是清凈的,是不生不滅的;人生本來就沒有來去,沒有生死;眾生本具佛性,不假外求;每個人本自具足的本性沒有動搖;本性就是本體,能生一切萬法,世間一切森羅萬象都是從這個涌現出來的。因此,張愛玲講“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佛教講慈悲講了二千年,但是我們要從內心真正地去生發出慈悲,而不是做作出來。人要有慈悲心,也就是一顆愛心。我們學佛,如果“不識本心,學法無益”。即使能把經典倒背如流,卻不去用它,又有何用呢?還是要認識自心。學問再好,不會做人那是不行的。
“若識自本心,見自本性,即名丈夫、天人師、佛”。“丈夫”,是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的意思,佛也叫“調御丈夫”。大雄寶殿的“雄”是英雄,真正的大英雄是釋迦牟尼,他把人生世間看得很明白,因此被稱為“天人之師”,即佛。所以真正的禪是“言語道斷,心行處滅。開口便錯,動念即乖。”當年釋迦牟尼傳法,拿出一束花,弟子一臉茫然,唯有迦葉破顏微笑,明白佛的意思,因此佛教講心心相印,佛法即是心法。
《六祖壇經》講“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我們要明明白白;破除虛妄的東西,透過現象看到本質,不要執著。“內不亂為禪,外離相為定”,這是禪定?!秹洝芬仓v到,“外于一切善惡境界,心念不起,名為坐;內見自性不動,名為禪。”不為外界所動,是為禪定。坐禪要從思想上解決問題,不能妄想,否則只是算是健身,而非禪定。
坐禪怎能成佛?關鍵在于“道由心悟”,要通過文字般若,起觀照作用,最終見到實相般若,因此,禪定就是讓我們的身體覺醒,“讓我們向外的心,回歸到自己的身體,看見身體的呼喚,看見身體的脈動,甚至讓我們看見整個宇宙。原來身體就是宇宙,宇宙即是身體,當我完完全全回歸到了自己的身體,也就與全世界整合為一了”。這是東方的思維,這是人與環境、自然的關系。
怎樣能讓自己見到“自性”呢?就要“狂心頓歇,歇即菩提”。這就是智慧。宗教給人的不僅是勸善,更多的是生活的智慧,找到人生的歸屬感,找到自己的家。我們一生念同樣的經,沒明白之前很枯燥,但明白之后很受用,越念越有味道,越念越快樂,越心領神會。小和尚念經有口無心,老和尚念經句句是真。我們要讓自己靜下心來,“寵辱不驚,閑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天外云卷云舒”,自然地生長。
修行沒有捷徑,只能靠自己慢慢去積累。
當年搶惠能衣缽的人,惠能告訴他:“不思善,不思惡,正與么時,那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求法就是找回自己本來的面目,見到內心的消息,觸動心靈深處久違的、能夠打動自己的那根弦。我們現在連自己都感動不了,怎么能感動佛呢?所以要真實。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要做到這四句話很難,只有惠能這樣根器利的人才能做到“聞經即開悟”。但我們不能被惠能大師的偈子給忽悠了,各人根器不同,神秀大師的修行方式更適合我們普通人。
神秀大師(公元606——706)是唐代高僧,為禪宗五祖弘忍弟子,北宗禪創始人。早年當過道士,50多歲時,到蘄州雙峰山東山寺謁禪宗五祖弘忍求法,后出家受具足戒。曾從事打柴汲水等雜役六年。弘忍深為器重,稱其為“懸解圓照第一”、“神秀上座”,令神秀為“教授師”。弘忍去世后,他在江陵當陽山(今湖北當陽縣東南)玉泉寺,大開禪法,聲譽甚高,四海僧俗聞風而至。武則天聞其盛名,于久視元年(700)遺使遣至洛陽,后召到長安內道場,時年90余歲。深得武則天敬重,命于當陽山置度門寺,于尉氏置報恩寺,以旌其德。中宗即位,更加禮重。神龍二年(706)在天宮寺逝世,中宗賜謚“大通禪師”。弟子普寂、義福(行思)繼續闡揚其宗風,盛極一時,時人稱之為“兩京法主,三帝門師”。兩京之間幾皆宗神秀。后世稱其法系為北宗禪。
四、一句殷重深切的付囑:
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
離世覓菩提,猶如求兔角。
這四句話是佛法今后發展的方向。古人講“大道至簡”、“道不遠人”、“平常心是道”,佛法就是告訴我們要扎根于世間。脫離大眾,猶如求兔角,追求子虛烏有的東西,怎么能夠覺悟?因此,再好的東西也要適應時代,要有扎根的土壤。做人更是這樣,不能孤立自己、脫離大眾。同時,這四句話也教誨我們:飯得自己吃。自己內心要獨立、要長大。這就要求我們要主動轉化煩惱成菩提。煩惱和菩提是一體不二的,迷了就是煩惱,悟了就是菩提。離開煩惱之外,別無菩提可求。
六祖圓寂之前說了四句話,“兀兀不修善,騰騰不造惡;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意思是我們遇事要巋然不動,做善事無所求,逍遙自在卻從來不把惡作。靜寂中既無見來也無聞,胸中坦蕩啊無念亦無求。煩惱和菩提又如海水和波浪,波浪因何而來?由水而來,離開了水,就沒有波浪。波浪等于煩惱,從洶涌澎湃的波浪里面,我們可以知道水的本性是平靜的。所以,在煩惱的里面,我們知道它有一個清靜的自性菩提。
    為什么貪嗔癡不好呢?這有一個公案:
唐朝時,權傾朝野的太監魚朝恩,有一天問藥山禪師:“禪師!請問你,《普門品》說‘假使黑風吹其船舫,漂墮羅剎鬼國’,什么叫做黑風?”——“黑風”就是指煩惱、嗔恨的意思。藥山禪師聽了這話,并不正面回答他,只是對著他說:“魚朝恩!你這個太監,你問這個問題做什么?”
魚朝恩當時是朝中不可一世的重要人物,甚至連皇帝也要聽他的話。不意藥山禪師這么回答他,生氣是可想而知,因此隨即面露憤怒的樣子。這時藥山禪師哈哈一笑,他說:“這就是黑風吹其船舫,漂墮羅剎鬼國。”因此,人的內心要明明白白。貪嗔癡就像盜賊一樣,日夜盤踞在我們的心上,竊取我們的功德法財,障蔽我們的真如佛性。如果我們不轉“貪嗔癡”為“戒定慧”,我們就永遠受貪嗔癡的煩惱束縛。在三毒之中,嗔恚其咎最深,因此,佛教里面有一首偈語說:“面上無嗔是供養,口中無嗔出妙香,心中無嗔無價寶,不斷不滅是真常。”簡單的說,就是自己在傷害別人的同時也在傷害自己,道理雖簡單,但我們往往不能夠用“戒定慧”去呵護自己的自心,所以要覺察,觀照自己的自心。
六祖惠能大師在《壇經·疑問品第三》中告誡眾生:
心平何勞持戒,行直何用修禪。
恩則孝養父母,義則上下相憐。
讓則尊卑和睦,忍則眾惡無喧。
若能鉆木出火,淤泥定生紅蓮。
苦口的是良藥,逆耳必是忠言。
改過必生智慧,護短心內非賢。
日用常行饒益,成道非由施錢。
菩提只向心覓,何勞向外求玄。
聽說依此修行,天堂只在目前。
最重要的是靠我們自己來覺醒。
《五燈會元》卷二十載,有一位禪師名叫道謙。有一天,他的師父叫到他去出差,道謙很苦惱,對他的一位師弟宗元說:“我本來就進步慢,來師父門下這么多年,還未悟道,可是師父還讓我出長差,耽誤時間。”宗元聽罷,笑著說:“我去找師父,讓他答應我和你一起去出差。在路上,行李我可以幫你背,很多雜事我也可以幫你做,你可以一心一意辦道。但是有幾件事你得自己做。”道謙問:“哪幾件事?”
宗元回答說:“路你得自己走,拉屎放尿也得靠你自己。”道謙言下大悟。因此,我們要踐行惠能的教誨,飯你得自己吃。
今天我們弘揚六祖文化,講解《六祖壇經》,就是為了找回自性,一種情懷,一份操守。通過喚醒內心的自性,升起一種力量,這就是人感到幸福的源泉,好比激活了我們沉睡的心。我們不快樂是因為心里不快樂,我們不幸福是因為心里不幸福。
    今天的社會,看似開放、文明,但現在人的設防、戒備心重,社會的誠信欠缺。這都跟我們的心態未真正打開,沒有打開心門有關。通過惠能,通過《六祖壇經》,希望我們能打開心靈,激活幸福的種子,走上通往幸福的道路,找回自性。我們要試著打開我們的心。這個心,是正直的心,是正念的心,是正能量的心。人生只要改變了自心,就可以改變自己,改變命運,改變一切。
    惠能給我們的最大啟示是:只有心境的改變,才能改變人生?! ?span>   不然,即使對經典倒背如流,與覺悟也沒關系,《壇經》還是《壇經》,你還是你。經者,徑也。僅僅是路徑。關鍵是靠我們自己。如果不從根本上改變,革除我們的習性毛病,還是不能得到解脫。佛法是法,是養心、治心的學問,故佛教有《心經》,最后說:“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去吧,去吧,到彼岸去吧,都到彼岸去吧,覺悟吧,薩婆訶)。其實,天堂在心里頭,幸福在心里頭。幸福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們。
我們往往把佛法看的太神秘,太玄虛。其實佛法也好,幸福也好,都是來源于生活,也落實于生活。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幸福就是幫助別人。給予別人越多,你的幸福就越多。
歸結之,《六祖壇經》是一部幸福的寶典;六祖惠能是一位幸福導師;“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是一把幸福鑰匙;“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猶如求兔角”是一條幸福之道。六祖的故事,就是一位自己獲得覺悟與幸福的人,
帶著大家一起獲得覺悟與幸福的故事:
1、勇敢地赴黃梅求法,追求幸福;
2、智慧地體會幸福,明心見性;
3、坦然地修證幸福:
(1)迷時師渡、悟了自渡——直下承當。
(2)于獵人群中,一十五載——火生紅蓮。
4、廣泛地弘揚幸福:
(1)廣州法性寺——時當弘法,不可終避。
(2)廣州南華寺——曹溪弘法,天下歸心。
信仰其實就是一種堅持。喬布斯曾說,“擁有初學者的心態是件了不起的事情。成就一番偉業的唯一途徑就是熱愛自己的事業。你的時間有限,所以不要為別人而活。不要被教條所限,不要活在別人的觀念里?;钪褪菫榱烁淖兪澜?。”
《六祖壇經》說,“欲學無上菩提,不得輕于初學。下下人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沒意智。”普通的人,也有高明的智慧;高明的人,如果被欲望蒙蔽,智慧也會被埋沒。
有句話說:生命就該投注在讓心清凈的事物上!這句話怎樣解讀呢?
看看《雜阿含經》中的故事:
一群年輕比丘在林中精進修行時,魔王波旬化身為婆羅門青年混入其中,他問大眾:“外面的世界這么美好,你們為什么舍棄聲光娛樂而追求看不見的幸福?”比丘們回答:“我們舍棄的是盲目的追求和躁動,佛法才是當下可見、人人都能體驗的幸福。”時空轉換到今日,同樣有許多青年因為與佛法、與善知識相遇、對話,生命不再一味地向外馳求,他們開始在生活、工作與修行的每個當下,練習面對內在風暴,消融煩惱。年輕的臉龐透出一抹自在的微笑,生命逐漸醒覺綻放光彩,覺醒的心讓人生變得鮮活有力。面對世間對美好食物的追求,哈佛青年說:生命就該投注在——讓心清凈的事物上!
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人,他的內心很充實,從信仰中找回自性。今天借助這樣一個平臺,與大家分享六祖和《壇經》,了解千年祖師為了佛法、為了追尋真理,不遠千里從廣東來到湖北的故事。
今天就講到這里。阿彌陀佛!謝謝大家!
 
聽眾一:法師您好!禪宗是靠自力,凈土宗是靠他力,即阿彌陀佛的愿力。對于往生十方凈土的問題,我有些疑惑,請法師開示一下?!读鎵洝飞险f,“今勸善知識,先除十惡,即行十萬;后除八邪,乃過八千。念念見性,常行平直,到如彈指,便睹彌陀……不斷十惡之心,何佛即來迎請?”,斷惡修善才能成佛?!栋浲臃鸾洝飞险f,“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亂,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圣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彌陀要解 》解釋說,“善男女者,不論出家在家,貴賤老少,六趣四生,但聞佛名,即多劫善根成熟,五逆十惡皆名善也。”這與因緣果報、善惡果報如影隨行是否相違?如果“執持名號”,往生十方凈土,以前的惡業還是要受報,釋迦牟尼成佛以后還受到三天頭疼的果報,而與此相比,《阿彌陀經》中“其國眾生,無有眾苦,但受諸樂,故名極樂”,不是惡報,似乎不受因果報應。第二個問題是,如果阿彌陀佛萬德洪名替我們承擔了所有的果報,往生凈土,這與基督教的耶穌被釘十字架所流淌的血,為世人贖了所有的罪業幸福地上天堂有什么不同?
正慈法師:沒這么復雜。其實很簡單。不管是禪宗、凈土宗,還是其它宗派,佛教法門八萬四千。佛都是因材施教,觀機逗教,無論修禪還是念佛,對癥下藥則事半功倍,所以,“法無高下,契機則妙”。佛教就像一個超市,每個人都可以從里面找到自己需要的東西。謝謝!
聽眾二:《壇經》中說“自性清凈,能生萬法”,這與印度教中的“梵我”有什么區別?
正慈法師:心生則種種法生,心滅則種種法滅。印度教強調實在的我,我們講的如《金剛經》上所說“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要像流水一樣,住于其中而不執著于其中。
聽眾三:我為了團隊的業績、利益,一直在努力,我也幾經坎坷。有時候,明明知道有些事情不可為,可仍是在糾結、執著地堅持,我有時擔心這種執著會不會給團隊造成負面影響。在這個問題上,您如何理解和解釋“執著”?希望大師開示。謝謝!
正慈法師:不管是做人還是做事,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盡了自己能盡得本分就可以了,沒有必要那么糾結。
聽眾四:剛才您說“人人皆可成佛”、“眾生平等”,但是有些人一輩子沒接觸佛法,沒能成佛。這何來的平等呢?您怎么看待這個問題?
正慈法師:如你所說,但是他沒有失去佛性。機緣來了,一旦觸動了他,緣分就會到來,因此佛教講緣。這其實是告訴我們,種因很重要,種子好,果報就好。所以說“菩薩畏因,眾生畏果”,這才是最重要的。
聽眾五:阿彌陀佛!師父,您好!惠能說“何期自性,本自清凈;何期自性,能生萬法”。請問清凈的自性如何能生萬法?清凈自性為何能生出煩惱?
正慈法師:這是因為我們不清凈,所以有了煩惱,清凈則心態平和。
聽眾六:中國文化的源頭之一是孔孟思想,但是我覺得孔孟之后,與《六祖壇經》相比,中國文化沒有突破性的進展。我對《壇經》特別推崇,尤其是《壇經》講自性,我覺得它是中國人最自我的發泄。
正慈法師:漢唐氣象之后,中華文化上的大度缺少了,但是文化需要一代一代人去重建,只要我們堅持,中華民族的復興不會太遠。佛教也是一樣,隋唐之后,佛教也一步一步走向保守之路?,F在世界舉辦世界佛教論壇,佛教界提出和諧社會,世界重新開始有了中國佛教的聲音。如果給我們時間,我們的民族、文化、宗教一定會大繁榮。
聽眾七:法師您好!請問如何處理家庭責任與社會責任?比如出家人。
正慈法師:我接觸到各個年齡段的人,有很多人有這個想法,但這畢竟是需要緣分的。如何處理好各種關系,關鍵還是要理解。比如就有一個北大畢業的方丈,當時父母很不理解他,后來父母非常支持他,他自己也做得非常好。這需要時間。
聽眾八:法師您好!人這一生究竟應該怎么過?人的一生,無論是工作、生活,如何更有價值?
正慈法師:人首先得給自己定位,人的一生是給自己定位的過程。當學生就是好好學習,工作就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業,成家立業就要承擔家庭、社會責任,不要想太多,你這樣做就行了。
聽眾九:佛法以慈悲為懷,現在醫學發達,有很多遺體捐獻。佛教講“肉身為皮囊”,請問您如何看待這個問題?出家人是否會捐獻身體?
正慈法師:這肯定沒有問題。佛教把身體看做“四大本空,五蘊非有”,這是成就自己、借假修真的一個過程。身體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成就我們的心。
聽眾十:我們在進行自我觀照的時候,這種觀照的觀念是否也是一個是非心?如何才能克服強制自我觀照的這種觀念?
正慈法師:自我觀照需要靠自己去參悟,需要慢慢調整自己的心念、身體,直至達到安詳,讓你的身心更加健康,更加富有活力。
聽眾十一:師父您好!中國乃至世界現在仍處于一個不穩定狀態,對于整個佛教界,比如禪宗,如何才能有益于整個社會或維護世界和平?禪宗的未來發展如何?
正慈法師:其實禪就是解決人心的。禪是一種自在安詳的狀態,無論個人還是社會,關鍵是先解決自己的問題,這樣,其它問題才能力所能及的去做。孫子兵法說“不戰而屈人之兵”,這是上策,要降伏其心,只有這樣,問題才迎刃而解。
聽眾十二:一只猴子在六道輪回。請解釋一下?
正慈法師:我不太明白這是什么意思。其實人每一天都在輪回,開心、怨恨每天都在發生,但是我們不知道。我們通過學習、反省,讓自己慢慢變得覺醒起來,跳出輪回,超越煩惱,能活在世間之外。但我們往往為現實中的一件小事情而屈服,我們要學會觀照自心,學做自己心的主人。
聽眾十三:法師您好!請問如何才能保持自己的自在安詳?謝謝!
正慈法師:時時刻刻提起正念,活在正念中,知道自己的存在和力量所在。
聽眾十四:法師好!大德說,“不依國主則法事難行”。您在與政府接觸中,當今官員如何看待佛法?當今佛教界又如何做好弘揚佛法與利益眾生的關系?
正慈法師:中西方文化還是有很大差異的。西方是一部神權跟王權斗爭的歷史,基督教是世俗性的宗教,強調人要回到上帝的身邊,但中國是政教分離,這是中西方最大的區別,尤其是佛教。佛教主要是做好自己的事情。佛教的功能是“化世導俗”,即教化世間,化導人心。佛教這些年變化非常大,但現在的政策肯定沒有理想的那么好,這不是政府的問題,是佛教界自身的問題?,F在出家人越來越少,而信教群眾一年比一年多,我們要做的事情千頭萬緒,為此,我們要從教育、弘法、慈善、文化四個方面做好自己的工作。
聽眾十五:您剛才說到“心如明鏡臺”,“ 明鏡臺”之前是否先有內心的矛盾?如何做才能做到“心如明鏡臺”?
正慈法師:人往往被五欲——財、色、名、飲食、睡眠所蒙蔽。世間的快樂,無非這五種。做人、修行要慢慢地把心上的灰塵擦掉,讓他明亮起來。我們做人、學習的過程就是不斷地去除煩惱、改造自我的過程,所以要“心如明鏡臺”。
聽眾十六:阿彌陀佛!請教法師“般若波羅蜜”的實相是什么?
正慈法師:其實就是佛性。“真如”、“佛性”、“般若”、“中道”這都是本質的東西。對一個人來說,品質很重要;對佛法來說,根器很重要。我們要像老師一樣,引導大家不要誤入歧途,慢慢找回自己的真心。學佛后我們沒有失去佛性,并沒有多得到什么,所以《心經》上講“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我們只是通過佛告訴我們的方法、途徑,指引我們回家。這就是佛法,這就是般若。
 
主持人:我早年也讀過《景德傳燈錄》、佛教的一些公案以及禪宗的語錄。但今天聽了法師的開示,我感覺我們確實很容易被六祖的偈語所“忽悠”,覺得我們也可以頓悟,從而忽略了“漸修漸悟”這一過程。同在座的大多數人一樣,我的“根器”不夠利,我們要做的,不是幻想著某一天在一夢醒來后頓悟成佛,而是要實實在在地“漸修漸悟”。我相信大師的開示一定會讓我們所有的人找回自己的感覺,找回自己的“悟”。讓我們再次感謝法師!
本網站為免費性質網站,不接受任何商務活動及廣告業務聯系
主辦單位: 云浮佛教協會 www.yffojiao.com 粵ICP備13007476號 公安備案號:44530202000013
地址: 廣東省云浮市金華路5號 聯系電話: 0766-8815891 電子信箱:yunfufojiao@sina.cn
(網站支持QQ:185003097)
全天新浪1分彩计划
<font id="hpxpf"><video id="hpxpf"><meter id="hpxpf"></meter></video></font>
<video id="hpxpf"><delect id="hpxpf"></delect></video><dl id="hpxpf"><delect id="hpxpf"><font id="hpxpf"></font></delect></dl>
<dl id="hpxpf"><output id="hpxpf"><delect id="hpxpf"></delect></output></dl>
<dl id="hpxpf"></dl>
<dl id="hpxpf"></dl>
<dl id="hpxpf"><output id="hpxpf"><delect id="hpxpf"></delect></output></dl><dl id="hpxpf"></dl>
<dl id="hpxpf"></dl>
<dl id="hpxpf"><output id="hpxpf"><font id="hpxpf"></font></output></dl>
<video id="hpxpf"><output id="hpxpf"></output></video>
<video id="hpxpf"></video><dl id="hpxpf"><output id="hpxpf"><font id="hpxpf"></font></output></dl><video id="hpxpf"></video>
<output id="hpxpf"><delect id="hpxpf"><meter id="hpxpf"></meter></delect></output>
<dl id="hpxpf"><output id="hpxpf"><font id="hpxpf"></font></output></dl>
<dl id="hpxpf"></dl>
<dl id="hpxpf"></dl>
<dl id="hpxpf"></dl>
<dl id="hpxpf"></dl><video id="hpxpf"></video><dl id="hpxpf"></dl><video id="hpxpf"><dl id="hpxpf"></dl></video><video id="hpxpf"></video><dl id="hpxpf"></dl><video id="hpxpf"><output id="hpxpf"><delect id="hpxpf"></delect></output></video><dl id="hpxpf"><output id="hpxpf"></output></dl>
<dl id="hpxpf"><output id="hpxpf"><delect id="hpxpf"></delect></output></dl>